当前位置:教育新闻 > 学校新闻 >

抗击疫情新闻稿

时间:2020-08-13 21:05:37 新闻稿 抗击 疫情

 抗击疫情新闻稿

  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李兰娟院士等专家回应

  “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武汉什么时候能解封?”成为了全国人民最为关心和期待的事情。

  “现在全国范围内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武汉疫情也在明显变好,希望 3月底新增病例可以全部清零。”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医生、志愿者、居民:每天都期待疫情早日结束

  “大概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我天天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太想恢复正常了!”

  这是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在与武汉一名医护人员的对话,从12月31日医院里来了第一位患者,至今,她已经在一线坚守了 60 余天。疫情结束后的愿望就是回家,好好睡一觉。

  “我真的渴望疫情能早日结束,最好是明天。”浙江的楼先生也告诉记者,武汉封城前来到这里当志愿者,目睹了武汉从慌乱到逐渐步入正轨,相信这一天总会到来。

  3月8日,武汉14家方舱医院里已有11家封舱,多地新增确诊病例实现“0”增长,很多人开始期待,疫情结束,摘下口罩的那一刻。

  李兰娟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现在全国的情况基本控制下来了,武汉也进入了决胜的阶段。

  “我们希望新增确诊病例能够尽快降到两位数,然后就要清零,但现在要一

 步一步来”。李兰娟说“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安排复工了湖北整体上已经得到控制,病人明显减少,存量也不多了”。

  疫情还没结束希望在 3 月底新增病例清零

  “我昨天还跟他们说,我们争取在 3 月底新增病例能够清零”,在武汉连续奋战一个多月的李兰娟院士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什么时候疫情结束?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刘远立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什么时候算疫情结束目前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

  世界卫生组织对于传染病疫情结束的标准为,最后一例确诊病例经过两次病毒检测均呈阴性起两个潜伏期后,将被认为该疫情已经结束。

  “因为此次疫情的特殊性,若说疫情基本结束,应该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一个是清零之后再过 2 个潜伏期的国际标准,另一个是把现有的病例全部找出来收治住院或隔离,以确保不再有新发病例。”李兰娟强调。

  李兰娟表示,目前,还不能轻易说疫情结束,现在还有很多病人在医院需要救治,很难定义具体的疫情结束时间,只能说一个地区新增确诊和疑似病例清零之后,再过 28 天,两个潜伏期,如果没有新发病人就是比较安全的。

  “从全国范围内来看,除湖北外的各个省基本可以回归到正常,武汉还要坚持一段时间。”李兰娟说。

  警惕病毒“死灰复燃”和“境外输入”

  “我们期待早日恢复正常,同时也不能掉以轻心,武汉再也伤不起了。”武汉市一名一线医护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医院里有一些复阳案例的出现,建议隔离时间更长一些,从两周增加到四周,以免前功尽弃。

  李兰娟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现在有两个更为严峻的任务,一个是警惕病毒死灰复燃,另一个是警惕境外国家的病例输入。

 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在参加广东省疫情防控专家座谈会时也表示,全球疫情的发展估计将至少延续至 6 月份。钟南山表示,新冠病毒防控的重点将从输出转为输入。要加强边境检测的措施,制定从国外疫区来华的措施,对相关人员做必要的隔离。

  “新冠病毒正在其它国家迅速蔓延、国外病毒输入中国的风险在加大。”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刘远立也透露,大量数据表明,新发传染病骚扰世界的频率正在增加,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平均每两年就有一个新发传染病。

  刘远立建议,“我最近提出一个疫情防控新常态的概念,此次抗击疫情的经验告诉我们,我们应对包括新冠病毒在内新发传染病需要做到常态化。”

  新冠患者“复阳”谜局:有人不产生抗体,病毒或慢性携带

  武汉多家定点医院的医生称,相当一部分“复阳”患者实则是核酸检测误差引起的“假阴性”,此外,患者体内病毒未完全清除,出院后免疫力下降,都可能导致“复阳”。亦有数位受访专家表示,有患者始终无法产生抗体,导致多次“复阳”。而“新冠”也不排除发展成慢性携带的可能,这样它的致病性也会变弱。

  2 月 17 日,是徐嘉(化名)出院的日子,也是她入院的日子。

  这天下午,在连续两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为阴性后,她从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出院。回家后,吃完母亲煮的羊肉火锅、洗了个澡,还没来得及好好睡上一觉,电话响起——她出院前一天做的第三次核酸检测出结果了,阳性。

  于是,出院 2 个多小时后,她再度回到方舱医院。

  截至 3 月 10 日 10 时,全国累计 80***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其中 59***人治愈出院。2 月以来,国内多地出现患者出院后核酸检测复查呈阳性的现象(以下简称“复阳”)。

 在江苏徐州,两位患者出院后,小区居民以鲜花相迎,不料两天后,两人核酸复查为阳性,再度入院,小区也被封。在天津,一名患者出院 16 天后复查阳性,再次入院,两次核酸均转为阴性,3 天后出院。在广东,**%的出院患者出现“复阳”——广东省疾控中心副主任宋铁 2 月 25 日在发布会上通报这一数据。

  武汉多家定点医院的医生告诉澎湃新闻,相当一部分“复阳”患者实则是核酸检测误差引起的“假阴性”,此外,患者体内病毒未完全清除,出院后免疫力下降,都可能导致“复阳”。

  亦有数位受访专家表示,有患者始终无法产生抗体,导致多次“复阳”。而“新冠”也不排除发展成慢性携带的可能,这样它的致病性也会变弱。

  3 月初发布的第七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增加了抗体检测,用于确诊和疑似病例排查。多位一线医生建议将其纳入出院标准,以减少“复阳”。也有受访医生提议,对出院标准中的肺部影像指标进行量化,进一步减少误判。

  “监测发现,复阳患者没有再发生传染别人的现象。”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 2 月 28 日表示,对新冠病毒的致病机理、疾病全貌和病程特点,还有待加深认识。

  “复阳”谜局

  徐嘉至今想不明白,病毒是怎么找上她的。

  感到不适是在 1 月 22 日。她先是乏力、咳嗽,之后开始发热,去武汉天佑医院做了 CT,显示右下肺少许感染,医生开药后让她回家隔离。4 天后复查,病情加重,变成了双肺感染,部分呈磨玻璃样改变。她开始到医院排队输液、预约核酸检测。

  2 月 7 日,因核酸检测阳性,她住进了武汉客厅方舱医院。

  在方舱医院里,徐嘉眼见着病友们从病恹恹变得乐观,精神状态越来越好。

 有人追热门剧,有人跟着护士跳广场舞,大家相互鼓励、打气,让她觉得温暖。

  住院后,徐嘉做了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2 月 16 日做了第三次。当天,主治医师和她视频面诊,说她两次核酸阴性、肺部炎症明显吸收,加上连续几天没有发烧,符合第五版诊疗方案中的出院标准。她又惊又喜。

  2 月 17 日,徐嘉和病友、护士话别,还在朋友圈晒出一张和护士的合照,照片里,她笑容灿烂。

  没想到,出院 2 个多小时后,她被告知第三次核酸为阳性,要马上回医院。护士见她回来了,说:“真不知道欢迎还是不欢迎你……”

  她一夜难眠。第二天做了第四次核酸检测,心里祈祷着上次阳性只是意外,但她很快失望了。而家人原本居家隔离,只差 2 天观察期满,因她这次短暂的出院,都被送到学校重新隔离 14 天。

  徐嘉自己也开始感觉不适,头晕乏力,高烧,几天后转到金银潭医院。好在输液后,病情得到控制。

  3 月 5 日,徐嘉第二次出院。这次,她没有回家,而是被送到一所学校的隔离点观察——这是 3 月 4 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的增补要求。

  2 月 19 日发布的第六版诊疗方案首次提出,患者出院后建议进行 14 天“自我健康状况监测”,出院第 2 周、第 4 周到医院复诊,而第七版强化为 14 天“隔离管理和健康状况监测”。

  这一变化,源于国内多地出现的复阳现象。

  受访专家认为,所谓“复阳”人群中相当一部分是“假阴性”,患者体内病毒并未清除,只是出院前核酸检测未检出。

  中央赴湖北指导组专家组成员童朝晖也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复阳跟检测

 核酸不太稳定有关,有试剂盒的问题,也有采样的问题,全国复阳比例大概为**.*%,在可控范围之内。

  此外,“复阳”也可能是体内检测出病毒片段或者死病毒,“这不代表患者尚未治愈或病情反复。”武汉同济医院感染科副主任郭威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已知的复阳患者很少有症状,“复发”是极少数。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发现,复阳患者的共性之一是,出院时肺部好转、基本正常,但免疫系统被病毒侵害后未完全恢复,淋巴细胞的数量、绝对值等比正常水平低**%-**%,导致病毒“又起来了”。

  该院影像科主任徐海波也认为,复阳与患者的免疫力相关。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向澎湃新闻补充说,免疫力下降容易出现病情反复,体内病毒量再次增加,但复阳现象的病理机制还有待论证。

  溯源“假阴性”

  核酸检测一直被视为新冠肺炎确诊和出院的主要标准。采样方式包括咽拭子、肛拭子、痰和支气管肺泡灌洗液等。最常用的是咽拭子,包括鼻咽拭子、口咽拭子。

  采口咽拭子是将棉签伸到患者咽喉深处提取分泌物,采集过程中,患者易出现咳嗽、呕吐反应,采集难度比较大。

  采鼻咽拭子则需要深入鼻腔深处,受人为干扰比较小,能获得更足量的标本,但患者会不太舒适,甚至鼻腔出血。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李艳介绍,新冠病毒主要位于肺、气管、支气管等下呼吸道部位,而鼻咽和口咽在上呼吸道。发病早期上呼吸道有一些病毒,晚期比较少,鼻咽可能有病毒残留,但不一定能采到。

  武汉同济医院感染科副主任郭威告诉澎湃新闻,根据临床观察,鼻咽拭子阳

 性率稍高于口咽拭子,因此他所在的医院倾向于采鼻咽拭子,但也会考虑患者的需求。

  多位临床医生介绍,患者病毒载量的多少、病毒分布位置,试剂盒质量、采样操作方法、样本质量、检测、技术人员水平等,都会影响核酸检测结果。

  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 2 月 5 日接受央视采访时提到,核酸检测只有**%-**%的阳性率,有很多假阴性的新冠病人,临床症状严重,核酸检测却没检测出来。

  44 位连续两次核酸阴性的医护感染者中,***人第三次核酸转为阳性——这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张旃的研究发现。张旃认为,这可能是试剂盒问题导致假阴性,或是病人在好转过程中,病毒载量下降,出现间断排毒的情况,可能造成间断期阴性、排毒时阳性的结果。为此,她建议,连续三次核酸阴性才能出院。

  武汉一家定点医院的神经内科医生王伟(化名)发现,只采一个部位的咽拭子,很容易出现假阴性。他遇到过一个病人,查了12次咽拭子,都是阴性,第13次查尿液,变成了阳性。

  为提高诊断精度,第六版诊疗方案中,核酸检测增加了“痰、鼻咽拭子等”呼吸道标本,建议尽可能留取痰液。第七版诊疗方案中,强调做核酸检测,下呼吸道标本(痰或气道抽取物)更准确。

  王伟告诉澎湃新闻,他所在医院“前期口咽做的多,现在口咽、尿液、痰液都要做”。

  据了解,一些医院还通过连续多次采样,采肛拭子(粪便),使用不同批次的试剂盒等方式,提高核酸检测准确性。

  张笑春解释,核酸检测需要病毒达到基本量才能测出来,相比上呼吸道,下

 呼吸道中的病毒含量更高,因此不管检测几次,从上呼吸道取样都可能出现假阴性。此外,有的患者上呼吸道的病毒量高,有的患者消化道的病毒量高,采样部位不同,核酸检测的结果也可能不同。

  郭威建议,在国家诊疗方案的基础上,各地应该依据自身医疗资源、病患情况,灵活应对。一些复阳率高的地区,两次咽拭子之外,可以再增加肛拭子检测,三次为阴性才能出院。

  出院标准争议

  核酸检测外,肺部影像是另一项重要的出院指标。此前的诊疗标准中要求,患者出院前,肺部炎症“明显吸收”——第六版和第七版调整为“急性渗出性病变明显改善”。

  “明显吸收,是指吸收到什么程度?”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一名放射科医生告诉澎湃新闻,不同的人吸收肺部炎症的能力不同,有的人需要很长时间。没有客观标准和量化指标,诊断就主要靠医生的经验。

  王伟透露,他所在医院 2 月份床位紧张,为加快周转、提高收治能力,病人只要达到出院标准,都被放出院了。

  “你不让他出院,其他的患者谁来救助?需要多方面权衡。”一位受访医生对澎湃新闻说,早期患者多,诊疗标准中“明显吸收”“明显改善”给予医生一定的灵活性。

  但王伟发现,他所在医院的患者出院时,有的还在吸氧、走路都费劲,有的症状很明显、需要治疗,有的患者肺部在他看来没有明显好转。“出院标准太宽泛了。”他觉得。

  这就导致,有的出院病人的临床症状比新入院的轻症病人还要重。若他们出院前的核酸检测为“假阴性”,“复阳”的风险会很大。

 王伟接诊过从其他定点医院出院的病人,由于“没完全好就被放出去了”,出院后症状加重,再次入院。

  不过,到 2 月下旬,病人减少,他们医院开始延长部分病人的住院时间。

  另一位受访医生表示,现在,他所在医院会让一些使用过激素、年龄大、恢复慢的病人晚点出院,多观察一段时间,避免出院后“复阳”。

  张笑春告诉记者,医院执行的标准比国家诊疗方案中的更细化。以她所在的中南医院为例,现在要求患者急性炎症完全吸收、连续 5 次核酸阴性才能出院。

  据《南方周末》报道,广东省为了方便一线医生衡量和判断肺部情况,将出院标准中规定的肺部炎症“明显吸收”量化为至少恢复**%。

  但张笑春认为,影像上不好定量,每个人体质不同,有的肺部病变恢复**%,不会出问题,有的恢复**%也有可能还会反复,需要结合其他指标综合判断。

  添加“抗体检测”

  3 月 4 日发布的第七版诊疗标准中,首次加入了抗体检测。

  确诊标准中新增:血清新冠病毒特异性 IgM 抗体和 IgG 抗体阳性;IgG 抗体由阴性转为阳性或恢复期较急性期 4 倍及以上增高。疑似病例排除需满足:连续两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阴性(采样时间至少间隔 24 小时),且发病 7 天后 IgM 和 IgG抗体仍为阴性。

  患者感染病毒后,体内一般会产生 IgM 和 IgG 抗体。IgM 抗体是人体感染病毒后最早出现的抗体,一般感染后 3-5 天后产生,提示新近发生感染,可用于感染的早期诊断,疾病康复后很快消失。

  IgG 抗体是具有保护性的抗体,感染病毒后 2 周开始产生,持续时间较长,有可能终生携带,表示已经感染过病毒。IgG 数值越高,表示抗体越多,对病毒的抵御能力越强。

 通过抗体检测可以判断体内是否出现了新冠病毒抗体。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李艳向澎湃新闻介绍,IgM 和 IgG 抗体均为阴性,表示没有感染,或感染了未产生抗体;均为阳性,表示新近感染过,体内还有病毒;IgM 是阴性、IgG 是阳性,表示患者在康复期,已产生抗体,是最安全的。

  李艳说,他们医院起初是被感染的医生做抗体检测的志愿者,每三天抽一次血,观察抗体检测的规律,医生们很愿意参加。评估结果也挺好,目前已经开始在入院病人的筛查中使用。

  与核酸检测相比,抗体检测采样方便,只需抽血,十几分钟出结果;而且,只要血液中有病毒,就可以检测出来,受其他因素的干扰比较小,可以弥补核酸检测的不足,对病人免疫力的评估和诊断都有帮助。

  一些医院也开始对出院患者使用抗体检测,避免核酸假阴性现象。

  3 月 3 日,武汉市江岸方舱医院接到市防疫指挥部通知,为减少病情复发,达到“零回头”目标,将对所有拟出院患者抽血加做病毒抗体检测,确保病人完全康复出院。

  李艳解释,IgG 大于 IgM 数值的 4 倍,说明患者产生了很强的抗体,恢复得非常好,再加上两次核酸阴性,“(出院)一点问题没有。”

  对部分复阳患者做抗体检测后,李艳发现,他们基本都有抗体,但数值不高,免疫力相对较弱。

  “现在到了疫情中晚期,隐性感染过的病人应该已经产生抗体了,可以对新入院病人都做抗体检测,排查一下。”李艳建议。

  张笑春也建议,抗体检测的敏感性达到了核酸检测敏感性的前提下,可以将抗体检测纳入出院标准,但是不能要求必须满足抗体检测阳性的标准,因为有少数患者可能无法产生抗体。

 她认为,加上抗体检测后,5 条出院标准中患者满足 4 条,就可以出院。

  不过,目前抗体检测技术尚未成熟,试剂盒刚研制出来不久,还有待改进。此外,每个人产生抗体的时间、数量不同,诊疗方案中很难给出绝对的答案。

  慢性携带的可能

  “复阳”有无可能是患者出院后被二次感染?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说,康复者马上再感染,有违病毒学和免疫学基本原理。人体对抗病毒靠免疫反应,免疫反应产生后再遇到病毒会被激发,不会在短时间内迅速消退。至少 6 个月、一年内不会再受感染。

  “从 SARS 的经验来看,绝大数人都能产生抗体,可以持续一段时间,但不排除有的人出院时还没产生抗体,出院之后病情反复。”郭威向澎湃新闻分析。

  个人年龄、饮食习惯、睡眠、身体状况等会影响免疫力,进而影响抗体的产生。医生往往会建议病人吃鸡蛋、喝牛奶,补充维生素、高质量蛋白质,提高免疫力。

  但李艳发现,有的病人临床恢复得很好,5 次核酸都是阳性,就是不产生抗体。

  她的一位同事,50 多岁,和妻子都感染一个月了,核酸检测为阳性,没有临床症状,肺部只有很少阴影,一直没有测出抗体。两人每天吃 10 粒维生素、补充高蛋白营养,年纪轻一些的妻子终于出现抗体了,但同事自己还没有。

  “这个病毒有点诡异,有人不产生抗体,但会发病;也有人不产生抗体,但无任何临床症状。”李艳说,病人如果其他指标都符合出院标准,但是不产生抗体,现在也不会让他出院。

  张笑春同事的经历更波折。这位同事 30 多岁,2 月前感染了新冠病毒,住院

 一周左右,肺部炎症吸收干净,两次核酸检测阴性,无临床症状,出院了。

  出院 20 天后,核酸复查为阳性,被送到隔离点隔离,期间也没有任何临床症状,几天后复查,转为了阴性。等到 14 天隔离期快满时,复查又变成了阳性,“搞得大家很郁闷,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让他在隔离点住着,直到核酸连续为阴性,或者检测到抗体。”

  张笑春说,不产生抗体或者产生抗体比较晚的患者,出院后,一旦免疫力下降,无法抵御病毒,就容易出现病情反复,体内病毒量增加,这时候,再做核酸复查,很可能会复阳。

  张笑春强调,病情反复不能算作“复发”,但“同一种病毒反复,也可能有传染性”。

  为避免患者病情反复传染人,第六版和第七版诊疗方案中,均提出出院患者隔离,并进行健康监测。

  3 月 3 日,北京大学和中科院的两位研究员在《国家科学评论》上发表论文,称新冠病毒已产生了***个突变点,并演化出两个亚型,两个亚型表现出很大的差异。同一时间,《印度教徒报》报道,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表示新冠病毒正在发生变异。巴西研究人员也发现,国内 2 例确诊病例,一例与德国发现的病毒、一例与英国发现的病毒相似。

  目前国内关于新冠病毒是否发生变异,尚无定论。军队前方专家组组长、解放军总医院呼吸科专家刘又宁在央视节目中说,“从临床上来看,看不出病毒已经有变异了。”

  郭威担心,现在有研究显示新冠病毒有两种型别,患者出院后,若体内抗体无法抵抗另一变异病毒的侵袭,可能会再次感染。

  此外,新冠病毒是否将发展成慢性携带病毒,也引人关注。

 2 月 19 日,王辰院士接受《新闻 1+1》采访时提到,SARS 病毒的传播性和致病性都很强,不易存活和持续传播,因为它要是把宿主杀死了,它自己也不在了。新冠病毒有可能会转成慢性,像流感一样长期存在,“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对此我们要做好准备。”

  张笑春持相同观点:新冠病毒可能会发展成慢性携带,像流感一样,和人类长期共存。这样病毒的传染性会越来越强,致病能力越来越差,患者症状轻或者没什么症状。

  但郭威认为,新冠病毒被慢性携带的可能性不高,不过可能会有少量病毒附着在患者的鼻咽、口咽黏膜上,一般不发病,也不侵犯呼吸道黏膜。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认为,不必过于恐慌新冠病毒慢性携带的可能性,以乙肝为例,全国**.*亿乙肝病毒携带者中,约**%的携带者不发病。

  彭志勇觉得,病毒毒性越低,发展成慢性病的几率越高,“新冠病毒会不会变成慢性携带,现在(判断)还为时过早,有待观察。”

  聚焦“复阳”传染性

  “复阳”患者是否具有传染性,也是舆论聚焦的问题。

  2月25日,在广州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中心ICU主任李粤平提到,从技术上,很难区分复阳患者体内是活病毒还是死病毒。不过他们的密切接触者全是阴性。这说明,复阳患者暂未出现传染现象。

  针对患者复阳的情况,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影像科主任徐海波及其团队,对 4名医护感染者进行研究,发现他们出院 5 到 13 天后核酸检测变为阳性;之后的 4到 5 天内,做了 3 次核酸检测,都是阳性;换其他制造商的试剂盒再测一次,还是全部阳性。隔离期间,4 人没有症状,肺部影像跟出院时一样,没和有呼吸道症状的人接触。其中 3 人出院后居家隔离,家属没被感染。由此,他认为,“一定

 比例的痊愈患者或许仍是病毒携带者。”这一研究成果 2 月 27 日在顶级医学期刊《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发表。

  徐海波告诉澎湃新闻,复阳现象的病理机制尚不清,复阳患者是否具有传染性还需研究论证,首先需要排除检测不到位,或不同质的检测,造成的“假阴性”情况。

  彭志勇遇到过的复阳患者,大多没什么临床症状,“其传染性还需要再观察,可能一段时间后才能有比较充分的结论。包括病人复阳之后会怎么样,也需要时间验证。”

  郭威提示,患者出院后应做好防护,戴口罩,注意卫生习惯,家人也做好防护,以降低传染的可能性。他认为,复阳患者体内可能残留病毒,但量不多,传染力也低一些,出院后到指定地点医学隔离 14 天,会进一步降低传染性。

  目前,第七版诊疗方案中,建议患者出院后第二周、第四周复诊。郭威建议,患者出院后的复查实行分层,恢复得好的年轻人,按国家标准执行;用过激素、危重、老年患者等可以出院后第一周就去复诊,以更早识别复阳或病情反复的患者。

  重温入党誓词让党旗在防疫一线飘扬在全面抗击新型肺炎的关键时刻,监利县中医院党员医务工作者在党旗前重温入党誓词,以饱满的热情鼓舞士气,再次投入紧张、忙碌的一线防疫工作,让党旗高高飘扬。在监利县中医院工作区,20多名党员医务工作者在党旗下庄严宣誓,重温入党誓词,牢记党的宗旨,做一名合格党员。

  他们中有刚刚换班下来的医生,也有即将奔赴发热门诊和病房的护士。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外科医生黄河脱下三层防护服、洗手、消毒,一丝不苟。作为老党员的他,率先在请战书上按手印,成为第一批战斗在一线的医务人员。虽然已经连轴转了几天,一向坚韧的他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疲态,只是说到家中 4 岁的

 女儿才会有些许的哽咽。同黄河一样,护士长朱洁也是第一批在请战书上按手印的党员,出生于 1981 年的她,从疫情开始的第一天,就和同为医务工作者的丈夫并肩战斗在一线。对于她来说,这一切都是出于医者的本能。

  看着老党员在战疫前线热血奋战,听着热血沸腾的入党誓词,年轻的医务人员仿佛也瞬间成长了许多。出生于 1989 年的急诊科护士长熊冰,就在换班间隙写下了入党申请书。监利县中医院在 1 月 24 日接到上级通知需改建为定点接收医院,25 日连夜开始进行病人转运清空病区以及改建工作,28 日开始接收病人。截止目前,该院共有近***名医务工作者投入战疫一线。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