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总结报告 > 教师工作计划 >

有关莎士比亚论文-戏剧论文-艺术论文

关于莎士比亚的论文-戏剧论文-艺术论文

——文章均为WORD文档,下载后可直接编辑使用亦可打印——

  莎士比亚是文艺复兴鼎盛时期的一位伟大作家,作为时代前沿的作家,他的作品无疑是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的一面镜子。他的剧作深刻反映了人性这一主题,也可以说莎士比亚是一位伟大的人学家,他在不同的创作阶段对人性这一主题有着不同程度的认识。下面是搜索整理的关于莎士比亚的论文6篇,供大家借鉴参考。

  关于莎士比亚的论文第一篇:莎士比亚戏剧里的 学以英伦史剧和罗马悲剧例之

  摘要:莎士比亚的史剧与悲剧多取严肃的 题材,思想内容极其丰富,展示出深邃的历史眼光和 洞见。他的英伦史剧借古喻今,将围绕王位争夺与扞卫的血腥国史以典型化手法搬演舞台,振聋发聩;而其罗马题材悲剧,则于展现古代强国伟大业绩的同时,揭示出灿烂文明中的暗斑,启人深思。莎士比亚卓越的思想家气质与 哲学智慧水乳交融,用戏剧形式成就了超越时空的历史教科书。

  关键词:莎士比亚; 英伦史剧; 罗马悲剧; 戏剧 学;

  Politics in Shakespeares Plays:With the Instances of the Roman Tragedy and British Historical Drama

  Wang Huaxue

  被誉为经典核心的英国剧作家威廉莎士比亚(15 1616)同时也是思想家,其剧作包含丰富深刻的 学,尤以史剧和悲剧最为典型。从某种意义上说,避开 哲学视角解读莎士比亚的英伦史剧与悲剧,就难逮其真韵、无握其精神。

  一、刀光剑影印映王冠 惑:英伦史剧的战乱主题

  莎士比亚全集中被视为史剧者凡10部,均取英伦历史题材,乃大约发生于他之前三四百年间的事。1通过这些作品可见,作为一个爱国者和人文主义者,莎士比亚关注民族命运,以史鉴今。谴责封建割据,批判血腥战争,鞭笞暴君 ,呼唤和平社稷,乃其史剧一以贯之的基本主题。莎士比亚认为,爱国不仅是普通百姓的义务,更是君主美德的标志,秩序与统治从忠诚国家发展而来,如果没有忠诚,混沌就会扬起其丑恶面目,割据、叛乱、谋篡均导源于不以国家、民族大局为重。其史剧既忠实历史,又不拘泥史实,出色地展示了历史中各种社会力量错综复杂的矛盾冲突,同时塑造了鲜明的人物性格。

  莎士比亚的剧作家之路也是从史剧创作肇始的,《亨利六世》便是其 作。这是个时空恢宏、人物众多、情节极其复杂的 ,先完成的是中、下两部,然后才是上部。令人惊奇的是,尚不及而立之年的天才作家一出道即表现出非凡的 见识,尽管该作尚不乏粗糙处,特别在以血腥 追求夺人眼球之效果方面太过不遗余力了。然而瑕不掩瑜,题旨的鲜明深刻及淋漓尽致的表现达到了惊人的程度。那么这个主旨的核心是什么?一言以蔽之,即血泊印映王冠 惑,换言之,为了攫取最高权力杀个你死我活!所以其主要矛盾冲突在王族内展开,虽然也交织着国家间的 、统治集团与贫民大众的阶级矛盾等。

  规模庞大的 史迹纵贯约半个世纪,以亨利五世崩逝(1422)拉开戏幕:先王尸骨未寒,觊觎权位者便不顾法兰西领地安危而于其灵柩前相互攻讦。冲龄幼主由王叔护国公葛罗斯特公爵辅政,但其叔祖温彻斯特主教窥伺这掌玺要职,所以处处与公爵作对;而朝中重臣萨穆塞特、萨福克、勃金汉等也拉帮结派躁生非分之念,朋 斗误军误国致法令尽失。更复杂者,在当朝王室的兰开斯特家族之外,王权早已旁落的约克家族仍伺机复位,于是诸封建王胄竟公然群分为红白玫瑰两大派系,为之后长达30年的玫瑰战争埋下伏笔,彼此打得一塌糊涂。天性仁厚但荏弱而无操控力的年轻国王就像夹在虎狼之间的麋鹿窘迫于两股势力的威压,穷于应付!与约克家族待机摘取王冠不同,兰开斯特家族诸公窥伺的与其说是王位不如说是王杖(实权),他们各怀鬼胎、机关算尽,翻云覆雨、族内相残,如 诈的萨福克将俘获的法国郡主娇魅的玛格莱特引介亨利为后,目的便是借之控制王上和整个英国2。上部即在被迷心窍的亨利六世毁弃前订婚约而允准这一危机四伏的阴谋联姻之不祥气氛中落下帷幕(1444)。

  中篇的剧情或人物命运较之上篇更加大起大落。从萨福克奉旨为国王迎娶法国郡主开场,按史迹为1445年。这门婚事的最大赢家是萨福克伯爵,首先得到封赏,我封你为萨福克一等公爵,并将宝剑赐你佩带。3 这宗牺牲国家利益而满足个人私 的 交易令英国蒙受巨大损失,王室非但未得丝毫陪嫁还要承担婚礼的巨额费用,更有甚者,是割让法国的两块领地予王后之父。兹屈辱条件引起护国公葛罗斯特公爵忧愤,也使朝 臣再次 ,导致包括护国公在内的兰开斯特家族王党之红玫瑰集团重要人物与约克家族的白玫瑰派结成同盟。尽管这些结盟并不牢固,因为各怀鬼胎,大多数人并非为国家着想而是为私利盘算。封建纷争的本质在此,王冠的 魅力足以让衮衮诸公利令智昏(这是剧作家所竭力揭示的)。王叔葛罗斯特第一个被杀,他在幼主亲政前的二十几年里把持朝政,虽说对王侄忠心耿耿也颇得人民拥戴,但死对头温彻斯特主教,尤其狼狈为 的王后与萨福克之流,还有约克党,岂能容其挡道!加之野心恶性膨胀的公爵夫人愚蠢的巫邪逆行(逃不过对手监视与利用)引火烧身,放逐、革职与被害便成必然了。护国公覆灭旋使萨福克获得更大权力,与王后勾结眼看要摄国政而 王上。然而公爵被害引发民众起义,要求惩办凶手,属于白玫瑰集团的萨立斯伯雷、华列克伯爵父子利用起事市民的力量施加压力,致国王下令流放萨福克,使其命断强盗之手。这场倾轧残杀还让恶毒的温彻斯特主教送了命,也许是被罪孽感击倒,他在恐怖的狂乱中咽气。该变故客观上分化了恶势力,特别是王后在 党兼 的萨福克被诛后势单力孤了,这使得兰开斯特王位的竞争者约克公爵普兰塔琪纳特的胃口更吊了起来,正巧爱尔兰叛乱,他领命前往 ,得以掌握一支 。暗中受其指使的莽汉凯德发动农民起义4,杀败王军,攻入伦敦,致朝廷危机,但凭大臣克列福一番花言巧语使之化解。当约克率领在爱尔兰培植的劲旅以清君侧之名逼京而至,他决意 王位的意志也无须遮掩了,于是圣奥尔本之战无可避免:王师败绩,约克为其王业打下基础,中篇结束于此(1455)。

  下篇剧情愈益像惊涛骇浪陡起陡落。这是英国中古史上玫瑰战争正式拉开并迅速白热化的时期。开场伊始,承圣奥尔本之役,得胜的约克公爵与两个儿子及追随者占领国会宫殿,他迫不及待登上王座,于是出现两王对峙的混乱状态。白玫瑰党的咄咄逼人使天性荏软的王上居然于国会的众大臣面前罔顾尊严公然示弱,情愿以王位继承权换取其有生之年的国王身份。然而约克家族并未满足,仍策划着一举夺冠;另一方面,王后则从北部起兵讨逆,一场大规模的杀戮便不可避免了。约克郡的威克菲尔一役如绞肉机直杀得血光冲天,克列福勋爵为报上次大战的杀父之仇,血刃约克未成年幼子,进而俘杀公爵,叛军大败。但王冠争夺战似无穷尽,老子死了还有儿子,爱德华步父后尘继续战斗,以王后为代表的扞卫者更不依不饶。杀声阵阵、此起彼伏,兵连祸结、烽火硝烟,国将不国、民何以堪,剧作家把封建王朝的血腥本质表现得惊心动魄!由于华列克伯爵一彪劲旅的到来,关键的套顿一役白玫瑰集团反败为胜,王师惨挫,克列福等大部中坚阵亡。国王北窜,王后偕子威尔士亲王出逃法国寻求支援。约克长子终于戴上王冠,称爱德华四世;华列克受新王之命赴法议娶路易王姨妹波那郡主,以联姻巩固权位;亨利六世思念故土,从苏格兰只身返回,中途被捉沦为俘囚。事情突然逆转,荒 的爱德华被已是三个孩子母亲的寡妇葛雷夫人迷住了,且不顾后果娶为王后。这非但使华列克的使命泡了汤(他立即投入王后阵营),也让受辱的法王决定发兵英国,出尔反尔导致战端重启。战局变幻叵测,胜负转瞬间,甚至御弟大臣也见风使舵反复无常还是运数给出结果:王位易主,约克家族登上宝座;兰开斯特王党覆灭,亨利六世父子悉遭杀戮,玛格莱特王后得父亲重金赎回故乡,红白争夺落下帷幕(双方决战发生于1471年)。多少人为此倒下,诚如爱德华四世的得胜慨言:正当强大的敌人十分猖狂的时候,我们就像秋天收割庄稼一样把他们铲除了!前后三个萨穆塞特公爵;克列福家父子俩,诺森伯兰家父子俩还有华列克和蒙太古两兄弟5如此这般,王冠魅力之下,两大封建 势力展开了长期的、或明或暗的争夺战,交织着刀光剑影、阴谋丛生、背信弃义、叛变出卖;王冠这面照妖镜将王公贵族贪婪、残酷、虚伪、丑恶的本来面目昭示尽致。祸国殃民的连绵战争无丝毫正义可言,那就是一群恶狼争食撕咬。

  揭露狗咬狗的封建纷争批判流血事变而呼吁国家统一的思想贯穿整部庞大戏剧,这一根本题旨透露出的信息极为丰富,但首先或者最重要的是显示了剧作家的 洞见。权力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能量足可以掌控一切,历史是以权力的获得与运作书写的。像马克思分析资本特性,如果利润够高,便能役使人抛弃所有良知毫不顾惜生命地去攫取;同理,当权力足够大时,觊觎者想达到目的也根本不在乎是否会付出生命代价。封建的绝对君权制即如此,只要王冠拥有者有足够能力,便可为所 为而无任何约束,看约克之子理查怎么说:起兵吧!爸爸,您只想一想,戴上王冠是多么称心如意!王冠里有个极乐世界,凡是诗人所能想像得到的幸福欢乐,里面样样俱全。还耽搁什么?6 这话道出了封建时代你死我活争夺最高权力之太多不义之战的实质,皆源自私 这唯一动机!根本是 反民族反国家的,因此看不出作者之于争夺(扞卫与谋取)双方的些许同情,即使是对心地善良的亨利六世也是如此,尽管其命运多少唤起观众的恻隐怜悯。不唯如此,莎士比亚并未放过揭示国王骨子里同样是王冠的奴隶,在约克的咄咄逼宫下,居然以继承权为条件换取保留他在世期间仍拥有王位,全不顾剥夺王子的法定权利而乱了朝纲大统。这样一个庸碌君主既不能抵御外侮又无策制止内乱甚至连性命都难保全,在莎士比亚的 学里,之于民族和国家,与那些篡窃者,本质上并无二致。

  莎士比亚为什么要揭开民族艰辛成长走向统一过程中的累累伤疤呢?这或许是其史剧启示给读者最具价值的思考。没有证据表明莎士比亚国家意识淡薄、忠君情结缺失,恰好相反,在观念或灵魂深处他是恪守传统的。正是出于对民族国家王统政念的忠诚,才如此认真地探究那血腥到不堪回首的封建纷争的过去,以振聋发聩的艺术力量警醒世人,做现实之借镜。作为受文艺复兴人文主义思想滋润、生活于所谓伊丽莎白盛世的思想巨人,其实莎士比亚内心甚为祖国的命运而忧虑或困扰。在女王统治下,英王国于1588年以弱胜强摧毁西班牙无敌舰队而获海上霸权(但失败者无时不想卷土重来,7年后的1595年舰队复建完成即发起第二次对英战争),民族自豪感促进了国民团结,然而深层次的内外矛盾时空上历史的与现实的、性质上宗教的与世俗的依然存在,错综交织。由女王之父亨利八世发起的宗教改革使之与罗马教廷彻底 ,直接原因或不如说导火索乃国王废后再娶7 而教皇不予承认,这让梵蒂冈和马德里沆瀣一气,形成英国最强大的外部敌对势力。踩过荆棘之路终于登上大宝的伊丽莎白一世真正巩固了由其父王开创的国教信仰,利用代表工商业的新贵族和资产阶级力量做后盾有效地统治国家。但国祚继承问题造成的社会心理效应不绝如缕、暗流涌动,与王朝之 走向如影随形,因为女王不婚无嗣,由谁继承大统长期悬而未决,不能不说是个潜在危机。国内外敌对势力谋求之隐患显而易见,像莎士比亚这样思想敏锐的有识之士,心头不时掠过一丝阴影是十分自然的。剧中约克公爵为 王位寻出的理由(法理依据)是:其母系为爱德华三世第三子后代,而亨利王父系则为第四子后代,当年其祖父逼宫禅让,有违封建继承法的房份次序8,属篡位之举。他取亨利六世而代之属天经地义,乃讨回公道!天哪,这是什么逻辑?不必说当年的是非曲直,单就时间而论,那可是几辈子前的事,以常识视之,由时间约定的现实存在是可以自然渠成为合理的。剧作家通过展露该强权即公理的霸道逻辑,难道不是以之昭示世人,要警惕内外各色的王位窥伺者?是睿智也是担忧:国家民族的命运绝不可断送于阴谋的黑手,避免15世纪兵连祸结的封建内讧,维护国家统一,乃是最高的 。

  所谓以史鉴今,于兹并非无的放矢。伊丽莎白统治时期堪称盛世,但同觊觎者斗法贯穿始终,扞卫王位的确是压倒一切的 。在理政与信仰上,女王坚定地推行父祖制定的国策,使国内外封建 大受打击,他们便联合起来长期谋求 之。挑战女王王位者一是西班牙王菲利普二世,二是苏格兰女王玛丽斯图亚特。前者为伊丽莎白的异母姐姐玛丽都铎女王的夫婿,按教皇指令,女王驾崩由其丈夫继承王位,但信奉国教的新贵们岂能容忍这个最凶险的天主教徒来统治,便强力拥伊丽莎白公主登基。未获教皇认可就有非法之嫌,于是那些天主教旧势力一刻也未消停,双方的争斗40余年,消灭无敌舰队便是其中的一个高潮。后者是亨利七世之女苏格兰女王玛格丽特的孙女,后又嫁给英王朝近亲,具有 王位的双重名义。为钳制英国,教皇与法、西等国下足了功夫利用这位天主教女王的宗教迫害政策,但伊丽莎白更不遗余力支持苏格兰的新教徒,致其退位避难英格兰结果成了阶下囚。经过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阴谋、叛乱、战争,玛丽以颠覆、叛国罪被英王 。

   的实质即粉碎旧贵族 恢复天主教及传统封建秩序的企图与努力。不难看出,16世纪后期的英国 局势与百年前兰开斯特和约克两族的王位争夺战何其相似乃尔!热爱国家、尊奉女王的剧作家敏锐的 洞察力比任何人都更容易看清王国的危机。其史剧以古喻今,饱含忧患意识,儆诫同胞团结爱国、各守本分,不失一片苦心。然历史自有其无常逻辑,女王遗诏曾经的死敌玛丽斯图亚特之子继承王位,1603年接续大统,是为詹姆士一世。他外联西班牙宿敌,内强君主专制打压清教(信奉加尔文教义,乃国教的分离或 派),动辄解散国会, 气候急转直下,为40多年后的资产阶级清教徒 积怨聚仇;也使剧作家不再开朗,彻底转入大悲剧的创作阶段。

  登莅王座的台阶沾满鲜血,金王冠印映着殷红血色!但其魅力依然令人丧心病狂,与《亨利六世》的剧情与主题联系紧密的是《理查三世》(1593),主人公即《亨利六世下篇》中攫取王位的约克长子爱德华四世赐封为葛罗斯特公爵的胞弟理查。该剧本事发生在15世纪70年代至1485年玫瑰战争结束。理查攫取王冠的野心在 的中下篇已多所表露,王冠的 惑使这个六亲不认的家伙把屠刀对准血缘亲族。本剧幕启,便是其加紧谋篡的一系列动作。按常理,王位似乎根本与他无缘,因为除了直接的继承人两个王侄,兄弟当中还有三哥克莱伦斯。怎么跨过简直是不可逾越的障碍?拔掉一个个继承人便构成了该剧的主干。他自白我这里已设下圈套,搬弄些是非,用尽醉酒诳言、毁谤、梦呓,唆使9 就这样以卑鄙、阴险、残忍手段先后除掉三哥与两个王侄,并诛戮王后系外戚三个臣僚以及不受驱策的御前大臣;即使对为其卖命的朋党勃金汉公爵也下死手,因为觉察到他因自惧血腥意 抽身。这个凶狠狡猾的恶魔把害人手段用到出神入化,甚至拿胞兄之死的手足情分刺激沉疴中的国王,使之速亡,然后装模作样地戴上王冠。多行不义必自毙,理查的 人神共愤,不久便被兰开斯特王族后裔里士满伯爵所 ,新王称亨利